筆下文學 > 重生六零小萌妻 > 第二百零八章 變態的老太太

第二百零八章 變態的老太太

王家幾妯娌和王慧妍,一人一句,問的都是志花到底怎么想的?
  
  王家三妯娌是當代人的思想,不愿意讓她離婚,她的名聲都臭了,要是離了婚,以后還能嫁得出去嗎?那些臭蟲、螞蟥之類的還不聞著味就盯上來啊,到那時候,王家的名聲可就真毀了,到時候還會連累家里這些沒出嫁的姑娘們。
  
  所以,她們堅決不同意離婚。
  
  王慧妍就問她:“你想過以后嗎?你是真心不想和他過了,還是被打的傷心之下才說的不想和她過?”
  
  王志花有些茫然,這些有什么區別嗎?
  
  她說要離婚就是不想過了呀!
  
  林影看得著急,插嘴問:“你就說吧,如果你們不打架的時候,你還想離婚嗎?”
  
  王志花愣愣的說:“不打架還離什么婚啊?”
  
  她朝著母親攤了攤手,“問題就在于,你們不想讓她離婚,就要解決她老挨打的問題。”
  
  她是因為什么挨打,大家心知肚明,這事,怕是無解。
  
  要是換了個人,看在王家的面子上,也不會把事情鬧這么大,可這個人是一根筋……
  
  王志花抿了抿唇,“其實,他也不是老打我,就是他一喝酒就打我,往死里打,還罵我是……”那話太難聽,她都沒臉說。
  
  王大嫂一聽松了口氣,“這事簡單,以后不讓他喝酒不就完了嘛!”
  
  王二嫂不覺得簡單,“要真那么容易就好了。關鍵是,愛喝酒的人沒臉,他就是答應了不喝,也堅持不了幾天,等他累了乏了,就相喝上一口,然后你就看吧,喝上酒就不是他了。”
  
  王慧妍說:“跟志花男人談談吧,看他到底是啥意思?想離婚還是想咱們家給補些嫁妝都可以提。”
  
  王志花幽幽道:“他說我們家騙了他,所以他心里氣不過。”
  
  大家就都看向王三嫂,她被看得腦羞成怒,“都看我干什么?還不是你這個丫頭自己造的孽!這種事不瞞著能怎么辦?難道我還要大張其鼓的告訴人家,我姑娘不是大姑娘了,你們看看還要不要娶?”
  
  她話說得刻薄,卻是實話。
  
  王二嫂埋怨:“平時看你這么老實,怎么能做出這種事來?你說說你傻不傻?這下可好,自己受罪不說,連累的你妹妹在婆家都不好過。”她說的是志萍。
  
  王慧妍忙問:“志萍怎么了?在家也受欺負?我就說怎么這么瘦呢?”
  
  王三嫂嘆了口氣,“還不是她婆婆,說她姐姐不是好玩意,她肯定也不是好東西……她那個男人,也是個窩囊廢,一聲不敢吭,害我小萍吃了不少苦。”
  
  林影聽了一會,見她們幾個說來說去,都沒想到什么好點子,她不由冷笑道:“就是欠揍!收拾他們一頓就老實了。”
  
  幾位舅母面面相覷,看向小姑子,那意思很明顯,影寶這么暴力可不太好啊,將來容易找不到婆家。
  
  王慧妍瞪了她一眼,推她道:“你出去玩去,看看志方去。”
  
  林影聳聳肩,不聽她的拉倒。她還懶得管呢。
  
  她出去了,王慧妍這才不好意思的說:“這孩子從小皮實慣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她突然轉折了一下,“不過,我覺得她說得有理,咱們和志花愛人談一談吧,他有什么條件,只要不太過分,就滿足她,要實在不行,就打一頓,再不行就只能離婚了。”
  
  王三嫂脫口而出:“不行!不能離!”
  
  而之前一直吵著要離婚的王志花卻希翼的看著小姑,“只要他肯好好的過日子,我肯定不能和他離婚。”
  
  王慧妍心想,敢情之前都是一時氣憤傷心之下的沖動啊!
  
  幸好沒讓影寶插手,要不然她真攛掇著志花離了婚,過后她清醒過來還不得后悔的罵她。
  
  而王志萍,則在林影出去后,猶豫了一瞬跟了出去。
  
  “影寶。”
  
  林影站住,“志萍姐,什么事?”
  
  王志萍猶猶豫豫半天,也沒說出什么事,林影不耐煩了,往小西屋走去,“沒事我去看志方了。”
  
  王志萍忙喊她:“影寶,我聽小霞說,你主意可多了,膽子也大,你能不能幫幫我?”
  
  林影回頭看她,手指了指自己,一臉意外的問:“我?”
  
  王志萍點了點頭。
  
  林影有些納悶,你就這么相信我?心里同時又有些美滋滋,瞧瞧咱,還沒成年呢就能幫成年人解決婚姻問題了。
  
  我以后會不會是婚戀專家!
  
  王志萍見她不語,急得拉著她的手搖了搖,“就是你啊,小霞說,你可厲害了,你就幫幫我吧!”
  
  林影回過神,安撫表姐:“你別急,你先說說,想讓我怎么幫?”
  
  我幫人的節奏一般是先揍一頓,實在不行就離婚……
  
  咳咳咳,好像有些簡單粗暴啊!
  
  不過誰讓這樣好使呢!
  
  好多人,打一頓不行,再打一頓就服服的,都是些賤皮子。
  
  林影渾然不知,自打有了空間,又跟武師傅學了武術,她在暴力的這條路上是越走越遠了。
  
  以前還愿意動動腦子,現在真不愿意費那事。
  
  王志萍哪知道她在想什么,她拉了林影找了兩個小木頭板凳坐在灶坑前,低聲道:“志花姐家的男人不打他的時候,兩個人其實過得還挺好的。可是我……”她咬了咬唇露出一副難言之隱來,確實,對著一個比自己小很多還沒成年的表妹,有些話讓人難以啟齒。
  
  “你快點說啊,唉呀你可真磨嘰……”林影不滿的催促道。
  
  王志萍咬了咬唇,然后一咬牙,低聲道:“我跟你說,我家老婆婆簡直不是人,她晚上,不,不讓我和我男人在一鋪炕上睡覺……”
  
  她說完一張臉脹得通紅,不安又期盼的看著她。
  
  林影有些懵逼,不在一鋪炕上睡覺?那怎么睡?
  
  王志萍一看就知道她有聽沒有懂,可事情都說了,再說也沒什么可羞恥的,她又一咬牙,附在她耳邊低聲說:“她讓我男人和她在一個屋睡。我我,我結婚一年了,還沒和他那啥過……”
  
  可能是之前憋的久了,這些羞恥的話題她連自己的母親都沒說完,可現在話匣子一旦打開,她就有了傾訴的欲望,哪怕對面這個人真的幫不了她,她也不想再憋下去,她覺得,再這樣下去,她會瘋的。
  
  林影這回聽懂了,她咽了咽口水,覺得這老太太肯定是個變態。
  
  她還沒發問,王志萍已經像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的說起來。
  
  “我公公死得早,我男人一直是跟她媽長大,娘倆個相依為命,一直住一個屋。這些我都知道,當初我嫁人的時候,我媽還說,這樣的婆婆堅強,一個人把兒子拉扯大,讓人佩服,可我沒想到……剛開始說是他病了身體不好,不宜同房,后來我婆婆又說她不舒服,讓她兒子在那屋好照顧她……”
  
  她略有些麻木的說:“反正是各種理由,到后來,我姐的事暴露出來后,連理由都不用找了,就說我姐是這樣的人,我肯定也是這樣的人,不是什么好玩意,是破……”
  
  她咽了最后一個讓人難堪的字眼,有些悲哀的說:“我一直沒敢和我媽說這事,我姐的事就夠她煩心的了,我要是再……”
  
  她的眼淚終于落了下來,“可我實在受不了這樣的生活,我男人倒不打罵我,可他就跟看不著我似的,我婆婆天天的罵,什么難聽罵什么……”
  
  “有時候,我都想一根褲帶吊死完事。”她捂著臉嗚嗚哭起來。
  
  林影都聽呆了,她以前可是聽都沒聽說過這種事,此時不禁怒從心來,猛地一拍鍋臺,“嘶”拍猛了這土壘的鍋臺拍的有些咯手,不過她顧不上疼,怒道:“太變態了!這樣的婚姻還留著干什么?離婚!堅決離婚!”
  
  這一哭一吼,把屋里的幾個大人給引出來了。
  
  “影寶,你又出什么餿主意呢?我們正在商量去和你志花姐夫談一談,離婚這是下下策,不能輕易說出口。”王慧妍看三嫂的臉色不好看,趕緊搶在她前面開口把女兒訓斥一頓,這樣三嫂就是再不高興,也不好再說她。
  
  誰知道林影胡亂的揮了揮手,指著捂著臉嗚咽著,小聲哭泣的志萍姐,“我沒說志花姐,我是說志萍姐!”
  
  大家都愣了。
  
  王三嫂臉色更沉了,“慧妍,你姑娘是啥意思?還嫌我家里不夠亂是吧?她一個小破孩,怎么哪兒都有她?她懂什么啊就讓人離婚離婚的?這到底是她的意思還是你的意思?我說你是什么意思啊?”
  
  王慧妍的性格外柔內剛,她平時溫柔好說話,可她是個護犢子的。
  
  特別是當這個人是她前生今世都一心要保護的女兒——林影時,她護得就格外厲害。
  
  剛才一臉歉然的女人立刻變了臉。
  
  “三嫂,我家影寶是最講道理最懂事的好孩子!她這么說肯定有她的原因,你也別一上來就給人扣帽子。你是我三嫂,我盼著你好還來不及呢,能有什么意思?你這樣說好意思嗎?你摸摸你的胸口好好想想,這些年我對你咋樣?”
  
  
北京pk10刷码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