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這個農民要逆天 > 第三百九十章 我是土鱉我快樂呀!

第三百九十章 我是土鱉我快樂呀!

    楊萌的示意楊春河是看到了,不過這心里還是有點打鼓,這要是自己這么一個電話過去,而臭小子這里吃不下,那就有點丟死人了!
  
      “你倒是去呀!看著我干嘛?怕我錢不夠啊?你家孫子我現在身上拿個一兩千萬出來沒問題!
  
      去打電話吧!把這一兩千萬干沒以后,你家孫子我后面的進賬又到了,根本就不缺那幾塊錢酒錢!”
  
      聽到這話的楊春河,嘴角直抽搐。
  
      里面一句娘希匹就罵開了!
  
      別人都在那里拼死拼活存錢的時候,眼前這個王八蛋的身家,竟然就有好幾千萬了。
  
      問題是這才過去多久啊?
  
      半年都沒有啊!
  
      半年都沒有,這個小王八蛋的竟然掙了幾千萬的身家,還讓不讓我們這幫年長的人活了?
  
      難怪這個小兔崽子這么大方。每一家都送上10萬塊磚頭。
  
      這個小王八蛋,當時在自己家里面說的那個話,竟然被他只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就給實現了。
  
      真是言出必行呢!
  
      當時他說等他掙了錢以后,每家每戶都送上一棟小洋樓。
  
      如果直接送人家房子,別人家肯定是不會要!
  
      那個人情,實在是太大了。
  
      但是送建房子的必需品磚頭,大家在半推半就之下,也就收了下來。
  
      因為誰都想住新房子。
  
      那個小王八蛋,畫出來的那些小洋樓,是一棟比一棟漂亮。
  
      看見了那么漂亮的小洋樓,誰都想擁有。而且這個臭小子,還解決了建設這些小洋樓的主要材料—磚頭。
  
      剩下的這些東西,基本上也要不了多少錢了!
  
      今年到年底,估計全村至少有一半的人家會住上這層小洋樓。
  
      因為那個小王八蛋聚攏了他的那些小伙伴,而且家家戶戶,都讓他給安排的你養這個他養那個。
  
      全都是養殖項目。
  
      這些養殖項目,那可是都是一些來錢快的。
  
      最快的兩三個月就能取得效益!
  
      有了錢的這一幫這小王八蛋,根本就不會落下哪一個。
  
      全都會跟在他的屁股后面,把屬于他們自己家的那些小洋樓。一棟接一棟,一棟接一棟的建起來。
  
      難怪那幫小王八蛋全都那么大膽子,原來有這個臭小子給他們兜底。
  
      錢壯英雄膽,說的就是這幫小玩意。
  
      他這一幫子人當中,有了一個手里面有了錢,其他的就會全都跟著發起來。
  
      村里面這幫子小玩意兒的命好啊!趕上了眼前這個臭小子這么一個主。
  
      他伸手幫人家,那可是不惜余力的主吶!
  
      心里想到了這些的楊春河,再也沒有猶豫,直接就走進了楊萌家的客廳。
  
      一只手拿起話筒,另一只手就撥出去了心里那個,深深刻下了記號的數字。
  
      對面的人,可能就在電話機旁邊,等著楊春河的回信。
  
      楊春河這邊的電話才撥完全,響鈴才響了一聲,就被對方的人,把電話給接了起來。
  
      當兵的人,嗓子可能都比較粗獷。
  
      因為一接通,楊萌就從那個聽筒里面,聽到了對面傳過來的聲音。
  
      “春河!怎么樣!你那個侄孫還要老酒嗎?”
  
      “你怎么知道是我給你打的電話?這個號碼可不是我家的那個啊!”
  
      “廢話!你們村里暫時就兩臺電話!一臺在你家,一臺在你這個侄孫家!你侄孫根本就不知道我這邊的電話號碼,現在卻打過來電話了。不是你,難道還是鬼打的啊?”
  
      楊春河聽到自己的戰友這么一解釋,臉上的表情就有了一點訕訕然。
  
      “你再這么懟我?我就閉嘴了!我急死你個貓頭鷹!”
  
      “聽到你這個口氣,我心里面就放心了。要多少?讓你侄孫你發個話。”
  
      “呃!我話還沒說完,怎么就沒有我事兒了呢?”
  
      楊春河拿著這個電話筒左右不是,看了看手里面的電話筒,又看了看坐在對面的楊萌兩口子。
  
      稍微尋思了一下,還是把手里面的電話筒遞給了楊萌。
  
      “你跟他說吧!那家伙現在可能急得嗓子冒煙了!”
  
      楊萌沒有客氣,直接從楊春河的手里面,把電話的話筒接了過來。
  
      但是并沒有貼在耳邊,而是擱在了眼前的茶幾上,抬手在茶葉柜上面,把電話機的免提摁了下去。
  
      “貓叔啊!新年快樂啊!”
  
      “叔現在一點都不快樂!都快被這些親戚六眷給逼瘋了!”
  
      “他們咋就逼你了?個人過個人自己的日子,誰還能拿個繩子,套著你的脖子牽著你非得跟他們一塊過呀?”
  
      “呃!臭小子!這話聽到耳朵里怎么這么別扭呢?什么牽著跟他們一塊過?
  
      老子現在是被他們給求的,他們求你叔給他們幫忙,你說能不煩嗎?
  
      我他娘的哪有那么大能耐呀?
  
      我要是有那份能耐,我家里面的那些酒,我早就把它們給賣出去了。
  
      那里至于等到跟你這個臭小子認識以后,才把家里面的這些東西給賣空啊!
  
      現在家里面的這些親戚六眷,看著你叔把家里面的這些老酒給賣了出去,全都找上了門來讓你叔我,幫他們也把他們家里的這些老酒給賣出去。
  
      大家都需要錢用啊!
  
      別人都求到你家叔叔我的頭上,你叔我也不好拒絕這種事情呢?
  
      這不沒辦法了嗎?
  
      就想讓春河問問你你還要不要這些東西?”
  
      “要!有多少要多少!但是有一條,我現在只要50年以上的窖藏年齡的那些老酒。
  
      價格還是給你家的那種價格!
  
      至于你跟人家談什么價格?
  
      那我就不管!
  
      如果可以的話,只要是50年以上窖藏年齡的,你就全給我劃拉過來。
  
      不限于你這些親戚六眷家的那些酒,要你能夠弄得到,我全都要。
  
      我這邊手里面的現金,大約有六百多萬,這些不是在你面前顯擺什么?
  
      意思就是告訴你,別怕沒有錢付賬,從而會讓你難堪。
  
      至少在這個六百多萬塊錢現金消耗完之前,你只管放心大膽的去給我劃拉這些東西過來。”
  
      對面的人,聽到楊萌這個話以后,這回心里面是徹底松了一口氣了。
  
      自己家里面的那些老酒,才賣了三十多萬。
  
      而現在人家手里面,光現金就有六百多萬。而且聽那個意思,這六百多萬塊錢的現金,人家準備全部用來買酒的。
  
      雖然不知道電話另一頭的那個臭小子,為什么會要這么多的老酒?
  
      但是只要人家要,自己就不會去問那么多的緣由。好好的把人家吩咐下來的這件事情辦好,就算是燒了高香了。
  
      這個臭小子還是比較給力的,這回算是給自己解決了一個天大的麻煩。
  
      這些親戚六眷當中,到底還儲存得有多少這種老酒,自己心里面也有一個數。
  
      十七戶人家加起來,50年以上窖藏的那些老酒,加起來不會超過20噸。
  
      臭小子手里面的那些現金,完全就可以把自己這些親戚六眷家的這些老酒全部吃下。
  
      楊春河可是在旁邊親耳聽到,這個臭小子跟自己戰友貓頭鷹怎么談的生意。
  
      “你也聽到了。我說你給你家戰友打過電話了沒有?你現在還不知道讓你家戰友給你準備那些酒?
  
      我給你出的那些主意就白出了,你可千萬不能用,我們自己這個本地方的酒啊!
  
      本地方的這些酒,全都是一些新酒。而現在這些釀酒的人心眼子賊黑,他們竟然往酒里面摻一些其他的東西,反正那些玩意喝了對人體可不好。
  
      最好你還是跟你家戰友說一下,現在就給你準備那些玩意,并且把它們運過來。
  
      年也過完了,現在你也該動起來了,要不到今年年底的時候,那個小50萬的目標,我就不會管了。”
  
      “老子知道!我早就讓他給我定了50噸,十年左右窖藏的酒。
  
      老子也想過了!既然老子準備按照你標出的那個價格賣出去,那我就準備一點好玩意兒。
  
      老子泡那些東西的酒都用老酒,那個口感肯定要強上不少。”
  
      “我的個祖宗哎!
  
      你家孫子我讓你用那些新酒,那是有原因的咧!
  
      那是因為那個新酒才釀出來,性子比較烈,火氣比較大。泡那些藥材以后,它的那個功效發揮的就快!
  
      喝到人家的嘴里面,他對藥效的感覺就最迅速。
  
      誰叫你用什么老酒啊?
  
      定了多少這種十年的老酒?”
  
      “你借給我的兩萬塊錢,我全訂上了這種十年的老酒。”
  
      楊萌有點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眼前的這個小老頭子,他也是一份好心,想讓顧客們喝點地道的東西。
  
      但是誰告訴你了,那些新酒就不是地道的東西呢?
  
      “把那些十年的老酒,讓他們全給我拉到我家里來。
  
      現在趕緊再給他打一個電話,讓他給你準備一些新酒,就是去年和今年釀出來的酒。
  
      告訴他,越新越好!
  
      也別只用兩萬塊錢了,明天我就給你去提十萬塊錢來。
  
      不對!明天銀行里面都開不了門,我家小嬸嬸公司里面的現金,可能也沒有了!過年的時候,誰都不會放那么多現金放家里!
  
      媳婦兒!你去給春河嗲開一張支票,二十萬額度!
  
      那個支票本,我好像放在了你的梳妝臺里面。”
  
      李靖蕓答應了一聲以后,連忙起身進了臥室,給楊春河去開支票去了。
  
      “用…用…用…用…不了…不了這么多吧?”
  
      楊春河被楊萌的這個一陣變換,給弄得有點五心不定了。
  
      對于這個用新酒泡藥酒,楊春河并不清楚這個里面的門道。
  
      本來是一份好心,想讓其他花了大價錢的人,喝點地道的老酒,可誰知道自己反倒差點弄巧成拙。
  
      “什么用不了?
  
      我要不是怕你家里面,沒有那么大地方放。我直接就給你開五十萬額度的支票了。
  
      讓你這個小老頭子也往死里造,讓你也體會體會一把土豪的感覺。”
  
      楊春河一聽到從楊萌的嘴里面,蹦出來了一個土豪的詞語。
  
      就知道自己戰友對眼前這個臭小子的稱呼,被這個臭小子聽了一個正著。
  
      不過這個臭小子,好像還沾沾自喜,完全就不清楚土豪這個詞所代表的意思。
  
      “你知不知道土豪的意思哦?竟然讓我也體會一把土豪的感覺?”
  
      “知道啊!不就是土鱉加富豪嘛?這還有多難懂啊?”
  
      “那你還讓我去體會這個感覺?你什么意思嘛?”
  
      “我說你個小老頭哎!
  
      你里外不分了是吧?
  
      讓你體會這個感覺,就是培養你的大局觀呢!
  
      別以后手里有多少錢,就只弄多少錢的事,而且還是那種瞎弄。
  
      你得眼界看寬一點,思想放遠點,要不你哪能掙著快錢吶?”
  
      “體會當土豪的感覺,跟老子的眼界有什么關系?”
  
      “怎么就沒有關系了?
  
      土豪是什么呀?
  
      那就是土鱉,加富豪。
  
      而土鱉又是什么意思呢?
  
      土鱉的意思,就是代表這個人沒有見過世面。
  
      這沒見過世面的人,手里面有了大把的錢以后,是不是就會不知道想要干些什么了?
  
      而你現在不同了,你家孫子我讓你手里面擁有了大把的錢以后,而且指點你怎么去花掉手里面的這筆錢啊?
  
      然后再這么滾動下去,讓你家里面能夠掙上更多的錢吶!
  
      只有在你親自親手操作了這些錢以后,你才能體會到土豪這種生物的快樂的。
  
      在你孫子我的眼里面,其實人家說我土鱉,我卻并不覺得可恥,而是覺得他們說的話,非常的實在。
  
      你家孫子我,這一輩子就是一個土鱉。但是,我是土鱉我快樂呀!我沒給其他人帶來傷害吧?”
  
      。
北京pk10刷码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