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住在云端的心 > 第十六章

  轉了個側身醒來的鐘華覺得一陣頭痛欲裂,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東西正在打轉,受不了的他捂著發暈發漲,疼痛難忍的腦袋哼出讓人想笑的呻吟聲,昨晚的烈酒還殘存著部分余威繼續肆虐他的嗓子和大腦。
  鐘華扶著沙發晃晃悠悠的站起來,他想找點水喝,因為此時喉嚨像是被刀割一樣疼痛,也不知道昨晚喝的是不是假酒怎么勁道這么大。
  鐘華跌跌撞撞摸進廚房拿了個碗,接了點過濾的自來水喝,涼水入喉宛如干涸的土地迎來降雨,讓鐘華感覺沒有那么難受了。
  他捏著嗓子從廚房走出來,看到曉雪睡覺的房間開著,靜下心一聽,里面也沒有傳來打小呼嚕的聲音,邁著不穩的步伐走到房間門口,被子已經疊的整整齊齊,不過擺放的位置跟昨天有所不同,說明曉雪昨晚有回來過,但是后面離開了。
  “奇怪了,難道曉雪回家去了嗎。”鐘華一想到曉雪回家去了就覺得心里空落落的,摸了摸臉打算去洗漱一下,然后出去買點早餐吃。可是手輕輕碰了一下卻覺得有些疼痛,鐘華扶著墻往廁所走去,心里想著昨晚不會昨晚喝醉了在旭海家的鹵煮店跟人打架吧,可是走到鏡子前照了半天卻沒發現有跟人打斗的傷。
  “不會是酒后對曉雪做了什么吧,難道我臉上的疼痛是曉雪留下的?”鐘華在腦海里想象著自己喝完酒后對曉雪進行的一些禽獸行為,曉雪被迫反抗扇了自己巴掌。
  “如果自己真的對曉雪做了什么畜生的事情,那真的該死。”鐘華后悔不已,扇了自己兩巴掌清醒清醒,果然是喝酒誤事。
  洗漱完,鐘華已經想好要怎么解決這件事,準備拿上車鑰匙開車去曉雪家,問清楚昨晚發生了什么,卻看見車鑰匙旁邊還有一袋包子,一張小紙條壓在下面。
  “華仔我先去上班啦,桌上的有包子可以吃,我會幫你請假的,放心吧。”
  鐘華看到曉雪留下的紙條知道昨晚應該沒發生什么,不然留在這里的就不應該是包子而是刀子了。
  知道沒事的鐘華突然有點失望,昨晚就算發生點啥好像也沒有什么不好的吧。
  “上班?今天不是休息嗎?”
  鐘華拿起手機看到銷售部微信群聊里面有一條提醒所有人的通知,是昨晚九點多發的,大概意思就是說明天要臨時加班,希望大家不要遲到。
  鐘華吐了句國罵,如果是十一點多十二點的消息自己還可以找找借口,九點多這個點不上不下的看得鐘華一陣難受,看來這個月全勤可能拿不到了。
  既然木已成舟,鐘華就不著急了,看了下時間已經是早上十點多差不多十一點了,打算吃兩個包子就繼續睡覺,昨晚肯定喝了假酒,到現在頭還痛得要命。
  曉雪看著周圍空蕩蕩的座位發呆,原本還想把鐘華昨晚醉酒的樣子說出來給大家樂樂,卻沒想到今天六組只有自己一個人早早的來了,其他人都請了假。
  曉雪一想到只有自己一個人上班就覺得愁人,平常工作累了還有夢然姐可以聊天,無聊了可以找周姐玩,有事沒事煩一煩鐘華,餓了還可以蹭旭海的零食吃,可是今天到底怎么過啊。
  馮玉此時正氣沖沖的往曉雪公司走來,因為曉雪已經連續兩天晚上沒有回家了,昨天一整天更是連個短信都沒有發,讓她無比的著急。
  于是馮玉找到同小區的一位老友,她的孩子跟曉雪也在同一個公司上班,想通過這樣的途徑來得知曉雪在公司的情況。結果一問,果然有問題,曉雪最近跟她同組的一個男同事走得很近,經常在一起嬉戲打鬧,還有不少同事看到他們兩個一起下班,那個男的每星期都會給曉雪帶早餐,這在馮玉看來十分的不正常了。
  “這個男的無事獻殷勤肯定是有所企圖,肯定是想通過這些小恩小惠來接近曉雪,企圖獲得曉雪的芳心。怪不得曉雪最近這么反常,原來是背后有個臭小子撐腰。”馮玉嘴里碎碎念道,按照從老友那里得來的消息尋找曉雪的辦公地點。
  因為公司突然接了大客戶的單子,所以有的部門需要臨時加班,銷售部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曉雪此時正百無聊賴的撐著腦袋在發呆,因為六組這個月的業績已經達標了,不需要再跟其他人搶單子了。
  曉雪看著眼前的人忙忙碌碌的突然覺得好沒意思,覺得他們就像是上了發條一樣只會低頭辦事,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跟客戶聊天對他們來說只是工作而已,已經形成了一套公式化的流程。
  “真的好無聊啊,一點勁都沒有,臭華仔昨晚喝那么多酒干嘛,搞得今天就我自己一個人,早知道就不幫你請假了,拖也要把你拖過來。”曉雪把玩著手里的鼠標,無聊地趴在桌子上唉聲嘆氣。
  “曉雪,起來跟我回家。”
  正趴著的曉雪突然聽到熟悉的聲音,嚇得直接站起來,眼前的母親不知道是什么時候站在她的對面。
  “媽,你怎么來了,我正上班呢,回不了。”曉雪給驚出一身冷汗,連說話都有點哆嗦。
  “你剛剛正趴在桌上當我沒看見是嗎?這班別上了,走,辭完職跟我回家”馮玉二話不說拉著曉雪的手就往外走,也不管曉雪手里的鼠標還連接著主機,一不小心就把主機給帶倒了,發出的動靜引來周邊同事的注目。
  曉雪覺得母親實在是太過分了,一點也不考慮別人的感受,還在上班時間就來公司鬧,也不怕影響其他人。
  感受到周圍同事奇異的目光,曉雪忍不住甩開母親的手,看著母親說道:“我不跟你回去,我也不會辭職,這是我的工作,我不想再讓人隨意的左右我的想法。”
  馮玉在曉雪甩開手的瞬間就回過頭來看著眼前的女兒,果然,有人撐腰了,連說話都這么有底氣了,如果再這樣下去自己還能放得進她的眼里嗎?
  “工作?我剛剛進來的時候你趴在桌子上無所事事,平常的時候又跟我說你在加班加點,每天又弄得那么晚才回家,這兩天更好,連家都不回了。你不是說你在同事家借宿,男的女的?是誰?是她嗎?還是他?還是這個?”馮玉說著說著就像失心瘋一樣,逮著身邊的人就指,把在場的人給嚇了一跳,都遠遠的躲開。
  “媽,你夠了!求求你不要再鬧了行嗎,給我留點面子行不行,有什么事等我下班了再說好不好。”曉雪看到周圍同事用著看熱鬧的眼光看著自己,頓時覺得無地自容,只能苦苦哀求母親,讓她等到下班再說。
  “你還要什么面子,我告訴你,你跟那個叫鐘華的小子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不要以為不跟我說就能一直瞞著我,你現在老老實實地跟我回家,不然我就算豁出去這張老臉也要把那小子對你的不懷好意說出來。”馮玉從旁邊拿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如果女兒還要繼續執迷不悟那就怪不得她了。
  曉雪聽到母親說的話心里寒如冰霜,沒想到自己在她的心里是這樣的形象,也沒想到自己這些年來的乖巧懂事在母親眼里都抵不過別人的一言半語。
  曉雪眼中的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心中無盡的委屈和憤怒不知道怎么表達跟宣泄出來,她現在只想逃離母親身邊,逃離這座城市,到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一個人安靜的度過一段時間。
  “好,我明白,我去辭職,這下你滿意了嗎,可以走了嗎?”曉雪眼里含著淚推開辦公室的門,拿了紙跟筆寫辭職申請。
  馮玉看到女兒在寫辭職信,心里覺得舒暢起來,看來女兒還是聽我話的。至于那個鐘華,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上班族,哪里配得上曉雪,等過幾天給曉雪介紹幾個年輕有為的小伙,估計就把那個小上班族給忘了。等會回家再給曉雪做點好吃的,這兩天在外面肯定沒有吃好,還得好好問問有沒有被那臭小子占了便宜。
  曉雪寫完辭職信上交后就哭著跑出了公司,沒有理會身后的母親,現在她只想快點逃離這個地方,越快越好。
  跟在后面的馮玉看到女兒哭著跑了出去也沒想那么多,在她看來女兒哭了才是正常的,要是面無表情的走出去反而會引起她的擔心。
  她現在要先去超市買點菜,等中午的時候做點好吃的安慰安慰曉雪,年紀還小什么都不懂,哄哄就好了,等過兩天找到新的工作可能就把今天的事情忘了,現在年輕人都是這樣,喜歡沖動又容易喜新厭舊。。
  松軟的大床上鐘華睡得正香,,窗外太陽照射進來的強烈光線也不足以叫醒熟睡中的鐘華,放在床頭的手機突然震動了兩下,手機屏幕亮起是有人發來短信,發送人署名是曉雪。
  或許,睡夢中的鐘華還不知道這一次以后還能不能再收到這位可愛女孩的短信。
北京pk10刷码稳赢公式